您的位置: 营口资讯网 > 娱乐

重生之封魔 第五十九章 最美的风景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8:05

重生之封魔 第五十九章 最美的风景

苍月在小鱼的搀扶下坐到了临窗的方桌边,示意小鱼支起窗子,她透过支起的窗户朝外望去。

来剑林殿这么久,苍月还是头一回来紫涧华的寝殿,没想到窗外的风景竟是如此美丽,一眼望不到边的樱花林,一阵风拂过,片片樱花飘落,给地面铺上一层薄薄的樱花地毯。阳光斜射在樱花林中间的一条鹅软石路面上,正巧打在一个颀长身影上,那人身穿一袭月白色长袍,腰间挂着莹润光滑的翠绿玉佩,头戴白玉冠,泼墨般的长发及腰,双手交叉负于身后,长身玉立,如青松一般挺拔,使得整个画面更加唯美

重生之封魔  第五十九章 最美的风景

苍月定睛一看,那个背对着自己,正看着樱花树的身影,竟然是她朝思暮想的任佑尊上,顿时,原本就已经很美的画面刹那间更加美了,苍月看得怔怔出了神。

你在樱花树下看风景,却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

可就是这样的风景被突如其来的一抹嫣红打破了,只见紫涧雨穿着艳丽的枚红色罗纱长裙,朝着任佑尊上莲步走去,在快要到近前的时候,任佑尊上忽的转身,紫涧雨忙屈身行礼,接着嫣然一笑道:“尊上在此可住得惯?”

“这里挺好!”任佑尊上冷冰冰道。

虽然任佑尊上话语中一点温度也没有,但是苍月知道他并不是对紫涧雨冷淡,而是他一贯如此,想到这里,窝在房中偷听偷看的苍月随即失落了两分,抬头看看两人,一个俊俏,一个秀美,天作之合,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而且,这几日听紫涧华絮絮叨叨的吹牛,也说道过他这个二姐,他二姐是仅次于他的金剑宗另一个天才,木系单灵根,元婴中期的实力。怎么看,都觉得比自己更适合任佑尊上。

小鱼见苍月颓然的低下头,忙道:“小姐是不是累了?小鱼扶小姐去休息吧?”

苍月冲着小鱼浅浅一笑道:“不用了,我不累,再坐会!”难得能够这样是无忌惮的看着自己心中的男神,苍月怎么舍得累?

“没想到涧华对那小姑娘还真是上了心,若不是尊上出手相助,还不知道涧华那小子折腾出什么名堂呢?怕是整个丹峰都要被她给毁了!”紫涧雨清柔的声音刚脱口,便屈身再次给任佑尊上行礼,郑重其事道,“多谢,任佑尊上相助!”

任佑想起那日紫涧华跪在自己寝殿外的情景就觉着心烦,几不可查的蹙了蹙眉头,语气依然冰冷道:“涧华小子好歹也是你们金剑宗的少宗主,他都在我殿前跪了一天一夜,若是我还不出手,实在是不合适!你也不必记挂在心上。”

紫涧雨用手中的手帕掩嘴,讪然一笑道:“我听闻那小丫头的伤势已经差不多了,尊上若觉得这剑林殿住着不习惯,还是去我的千剑殿好了,千剑殿的那个小院,永远为尊上留着!”说着露出了含羞带怯的神情。

“不用这么麻烦,我还有事,过两日便会离开金剑宗,不需要搬来搬去的了!”任佑直接拒绝道。

“尊上要走?”紫涧雨诧异道。

“嗯!”任佑这次只是冷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紫涧雨素来懂得察言观色,知道任佑这副模样便是不愿多说,于是也就不问,转了话题继续道:“我准备了些点心,命人送到了湖心小阁,尊上要不要一起去尝尝?”

“嗯!”任佑尊上又是应了一声,便转身朝着樱花林外走去,而紫涧雨则亦步亦趋的在后面跟着。

苍月一下子颓然的趴在了桌上,虽然一直知道任佑尊上出手相助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紫涧华的关系,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还是当事人亲口所言。果然,不是自己该惦念的东西不能惦念,就算惦念了,也惦念不到,只会徒增自己的伤悲。

小鱼并不知道苍月的心思,还以为苍月想的是紫涧华,便多嘴道:“少宗主对小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奴婢听说这次少宗主为了给小姐出气,将金长老一族数千口人统统抓进了山腹大牢中,后来还是大小姐出的面,放了金长老一家,不过,金长老和彩蝶二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彩蝶已经被整得没了人形,又失了声音,真在是有冤无处诉啊!”说到,这里,小鱼又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立刻呵呵干笑了两声,道,“她也没冤可诉,你不知道彩蝶那人在宗内的名声可坏了,飞扬跋扈的,三句话不到就动鞭子,我听说宗内好几个师姐妹都死在她手里,还有金长老…….”

苍月不知道小鱼嘴巴原来是这样碎,话匣子一打开就叨念个不停,实在是让人觉着心烦,她蹙了蹙眉头,直接打断道:“我累了,扶我回床上吧!”

小鱼立刻闭上嘴巴,过来搀扶苍月,伺候苍月回床上休息。

暮色低垂,月上树梢,苍月才悠悠的醒来,睁开眼就看见紫涧华那张放大的脸,原本想翻个白眼,嗔怒几句的…….这厮又擅闯人家闺房了,还不客气的坐在了自己的床边,真是让人忍无可忍!可是,苍月想到下午紫涧雨的话和小鱼的话,紫涧华竟然为救自己做到那种地步,心中一阵感动,于是乎,她迎上紫涧华的目光,嫣然一笑,瞬间春暖桃花开,温暖了整个寝殿,亮瞎了紫涧华的眼。

紫涧华耳根一红,冲着苍月额头就是一个暴栗,道:“小爷知道,小爷貌美如天人,你也不要这样花痴的看着小爷,小爷是不会看上你的!”说着尴尬的将眼神从苍月的脸颊挪开。

苍月一点也不生气,面带微笑的坐起身,看着紫涧华,真诚道:“谢谢你,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你随时都能问我讨要!”

“没发烧吧?”紫涧华疑惑的看着苍月,说话间已经将爪子放在了苍月的额头上。缩回,又在自己的额头上探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没发烧啊?”似不相信又伸出手去想探苍月的脑门。

吕梁治疗妇科费用
吕梁治疗妇科医院
吕梁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吕梁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