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营口资讯网 > 娱乐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章 你摊事了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59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章 你摊事了

“亚基伦人必须确保银河系不能落在虫族人手里,于是他们派出舰队来威胁地球必须拿到银河系,否则的话,宁可把银河系和地球烧成灰烬,也不能让虫族人得到它。”

老牛仔举起了指纹读取器一样的金属棒,随着红光一闪,章晋阳和劳拉一动不动,劳拉的脸上尽是茫然,章晋阳的脸被面具挡着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老牛仔摘下了墨镜:“美丽的小姐心情不好来到街上闲逛,遇到了不法分子想要图谋不轨,英雄从天而降干掉了坏蛋,女士施展魅力俘获了他,你们将去旅店度过一个热辣的夜晚,OVER。”

两个黑西装转身离去,嘻哈歌手一脸的不爽:“凯,你就这么便宜了那个戴面具的小子?他们在一起不合适……”

“黑小子说得对,这女人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最近正打算对她表白,你这样不负的瞎指挥会让人很苦扰,凯。”

银色面具爽朗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老牛仔站住了了,他那个刀砍斧剁般的脸终于了一丝表情,嘻哈歌手更是表情丰富,十分有做表情包的潜质:“凯,你那个东西不会是刚才被虫子打坏了吧?”

凯看了看受伤的榴弹发射器已经不见踪影的银色子弹,又看了看晕倒在一旁的劳拉,歪着头皱了下眉:“面具?”

章晋阳点了点头,:“估计是,我觉的我的眼镜比你们的高档一点,那么介绍一下这个活泼的黑小子前NYPD怎么样?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不至于让被你们试图清洗记忆而怒火冲天的我打爆你们的头。”

凯点了点头:“这是朱尼尔。你怎么知道我们这是在清洗记忆?”

章晋阳看着老牛仔有点泄气,他指着这个硬邦邦的老头问朱尼尔:“这家伙的作风一直这样吗?他活到这么大没被人打死真是奇迹。

(他不等朱尼尔有所反应就转向了凯)

听着,牛仔,现在是你必须要对我做出解释,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些武器,前几天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遭到恐怖袭击而瓦解,而你们是一股从没在人前出现的势力,还要我说更多吗?你们现在才是嫌疑人!

那个外星人尸体用不到你们处理,我们有的是专业人员,所以现在,明确的回答我,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那个能掩盖你们身份的记忆修改器失效了,你们,暴露了。”

朱尼尔一摊手:“伙计,我们和九头蛇没关系,至于他的工作风格问题,我猜你要是干这个时间长了也会变成他这样。”

凯眨了眨眼睛:“九头蛇,是怎么回事?我小时候听过这名字。”

朱尼尔叹了口气:“老人家,回去看,现在重要的是要面对超级英雄的事,我可打不过他,我们有证件吗?”

凯直挺挺的抬着头,一点也不甘示弱的看着银色子弹的黑宝石眼睛:“我们不需要证件,你们没必要知道我们是谁,这是隐藏在世界之下的真实,最好忘记这一切……”

章晋阳打断了老牛仔的警告:“不然你们就帮我忘记吗?”

凯沉默不语,显然章晋阳说中他的心思,章晋阳很失望的摇了摇头,突然一伸手敲在凯的太阳穴上,老牛仔眼睛一翻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

朱尼尔低头看了一眼,立刻抡起了手中的大枪想要把枪口对准章晋阳,嘴里大声喝问:“你像要干什么?我还以为你是个……”

同样一拳敲在他的太阳穴上,嘻哈歌手也同样眼睛一翻栽倒在地,章晋阳撇撇嘴:“以为我是英雄,我是英雄没错,可是没说英雄不打人,不打人怎么当英雄?”

捡起朱尼尔还紧握在手里的枪:“喔,这回实体样本有了,回去好好分析一下,不过这不是我的长项了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章 你摊事了

,但愿实验室那帮家伙足够给力,能找到替代材料。”

连拖带捞的将三个人塞进了凯的车,这台老式雪佛莱有着足够的空间,即使没有章晋阳也会让它有的,车上有一些很有趣的设备,比如说藏在后排椅子侧面的发动机,那同样也不是地球产品,但是里面的构造章晋阳很熟悉,有齐塔瑞人的风格。

他没走多远,现在新约克城遍地都是他挖的地下室,有的时候他都记不起来这个地下室是干什么的了,里面的东西也都是些基础原料,合金钢,塑料什么的,这些东西只有他发动炼金术才利用的起来,不然的话就是被人发现了也搞不懂这是什么设施。

以他现在的能力,两分钟之内一个两百多平米的基地一点也不难,设施齐全,有水有电,有桌有椅有电脑就像是个办公室,还能有闲心做一个防御机制出来。

所以当老牛仔和嘻哈歌手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牢牢地固定在一斤啊标准的警察局审讯室中,旁边还有一个同样被固定在钢制椅子上对他们怒目而视的女验尸官。

劳拉醒的比这两人早,所以早早的就交代了自己知道的一切,但实际上那什么也没有,她的记忆早就被洗的一干二净,还很纳闷为什么刚刚说好了要去宾馆和她过一下热辣生活的银色子弹为什么要把她捆在审讯室里,问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不过当她得知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被一些具体的逻辑问题——当问到她出门路过那几条街,在哪里遇到了不法分子,不法分子长得什么样,用的什么手段威胁她,银色子弹又是被她那些手段引诱到了,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问倒的时候,她自然对这两个人没什么好感——说愤怒都已经是轻的了。

老牛仔大概从没有个这样的经历,他依旧的沉默不语,只是在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之后,就安静的四下张望。

至于嘻哈歌手就没有那么淡定了,他从醒来就一直不停口,一直在展现自己的说唱功底:“伙计,这地方我熟得很,标准的审讯室,我前几天还在里面对一个混蛋问话,但是这可不是你拘禁我们的理由,你惹了一个大麻烦。”

铜陵治疗癫痫病医院
铜陵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铜陵癫痫病
铜陵癫痫病医院
铜陵癫痫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