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营口资讯网 > 科技

实录1986年曾有大陆到台湾采访邓丽君

发布时间:2019-11-25 09:01:19

  实录:1986年,曾有大陆到台湾采访邓丽君

  8月4日的博客上,我写了一篇也谈邓丽君访问大陆,那是在看了一篇当年一位领导的讲话之后所写的感慨。假日回家,翻到一些当年与有关人员的信件,再补写一篇在此,但愿朋友们能喜欢。 一九八六年,我飞去上海见了关键之后,他一直忙碌着。这年十一月八日他给我

  8月4日的博客上,我写了一篇也谈邓丽君访问大陆,那是在看了一篇当年一位领导的讲话之后所写的感慨。假日回家,翻到一些当年与有关人员的信件,再补写一篇在此,但愿朋友们能喜欢。

  一九八六年,我飞去上海见了关键之后,他一直忙碌着。这年十一月八日他给我来信说,从今年六月至今我大部分时间在外面,除了采访,主要是和邓丽君合作,拍摄一部电视艺术片《邓丽君故乡行》。首集《幽幽乡情》已拍毕,样带七月中旬已送到邓小姐手中,她十分感动。前段时间,我选编了二本歌集:《邓丽君自选演唱歌曲225首》,已出版;《邓丽君抒情歌曲集》也已出版。这两本都是在邓的热情支持和帮助下做成的。

  邀请邓丽君访问大陆这件事,七月中旬胡耀邦、习仲勋、邓大姐先后做了重要批示。胡的批示是这样的:请不请邓丽君?我看可以请。这件事一定反响很大,会轰动的。我看积极的一面,可能会超过不利的一面。

  关键能联系上邓丽君,完全是凭他当的本事。

  一九八四年,张明敏来大陆参加春节晚会,关键采访了张并说服了张,想请他帮助联系邓;后来关键又联系上了美联社葛瑞克,葛也在满世界地通过各地分社帮忙,四处帮助打听;后来又找到了香港某报,这是一个采访过邓的,他满口答应帮忙。经过一年的努力,香港把打到了关的家里。告诉邓正在新加坡的家里,并提供了邓的准确号码。

  一九八四年一月三十日零时三十分,关的打到了邓的家里。这真正是大海捞上了一枚针,满世界跑的邓被关找到了。

  哈罗,你找谁?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爱好音乐又对邓的声音十分熟悉的关键心都要跳了出来。

  你是邓丽君小姐吗?

  是啊,请问你是那一位?

  我是你的歌迷,是大陆的一个。

  什么?北京?邓被吓了一跳,她足足沉默了一分多钟。

  我实在感到惊奇,能有从北京打来。你在北京什么地方?

  我在北京劲松。

  什么叫劲松?是那两个字?

  噢,这是北京新建的现代化小区,劲是强劲的劲,松是松树的松。

  劲松,真好听啊。邓好像品味了一下。

  沉默了一会,邓警觉了起来,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地址|、的?

  邓小姐,你不知道,我经过了一年多的努力才找到你啊。

  是吗?想不到你真厉害。我是二十九日刚从日本东京过来新加坡,准备住一星期,回台北去看我的父母。气氛松了下来。

  关说,想不到你的国语讲得真好。比内地的好多人都讲得好。

  是吗?邓笑了起来,我们都是中国人,应该讲国语的。台湾也提倡讲国语的。我认为有华人的地方,都应讲国语好。

  关忽然想起邓有两个姑母在大陆,就问,你看过中国青年报访问你姑母的文章吗?

  我是今天在新加坡的报纸上看到的。看完之后很感动。这是第二次听到她们的消息。头一次也是从内地的报纸上看到的。

  说到这里邓又沉吟了一下。我父母从大陆到台湾,几十年了,不知道大陆的情况。大家也不敢去想。现在得到这么好的消息,我觉得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根。我很希望有一天能跟自己的姑母见面,更多了解她们的情况。不知道我的父母看了这篇文章没有?相信他们会十分高兴的。

  你的父母亲好吗?

  母亲身体很好,父亲不大好,得了半身不遂,出门得用轮椅,我这次回台湾主要目的是看望父亲。

  邓小姐,现在内地青年都在为建设祖国而努力我们都在用自己的双手想把国家建设得更美丽。关想接近主题。

  这很好,把中国建设好,是海内外华人的共同心愿。居住在海外的中国人,都很关心内地的建设,尤其是现在,不管在那个国家,中国都是一个热门话题。我对大陆情况了解不多,但大的事情都知道,可是没有进行过深入研究。

  你所知道是那些情况?

  我,比如四人帮倒台啦,去年北京大阅兵啦,这些事在海外影响很大。另外,我知道内地正在提倡现代化,提倡文明礼貌,听了很关心的。

  你知道内地的青年喜欢你的歌吗?

  我三四年前就听说过,但不敢相信。后来在美国电视上有报道这件事,我还半信半疑。这事太出我意料。后来到香港又听到好多人说,我才想,这是真的吧。过了一会,邓又说,今天你从北京给我打,我很受鼓舞,感到荣幸和幸福,心里很感动。我希望有一天能到大陆为青年朋友,为我的同胞演唱,这事我想了几年了,这是我衷心的希望。

  你什么时候能回内地演唱啊?关键最盼的就是这一问。

  邓想了一会,才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感到压力很大,这么多歌迷,唱不好可不得了。我好长时间没有开演唱会了,我要好好地准备一下,什么时候,我,现在很难确定,但我希望是在不久的将来。

  这一次的越洋访问在征得邓小姐的同意后,关写了一个报道,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全世界一百九十多家报刊、通讯社都做了相应的强烈反应。

  在国内,这也是一个大大的轰动。

  有了民间的努力,后来又有了上头的支持,我还了解到,邓也做好了到大陆演出的准备,连乐队都已经请好了。真正是万事俱备啊,可是东风呢?

  后来邓还是没能成行。这后面的背景可能很复杂。

  现在是大陆有关方面感到遗憾,邓也是带着遗憾而驾鹤西去。

  此事已过去二十年了,我只想说几句话:

  一句话,为国家、为统一大业做了好事的人,大家要记得他。关键不管他后来怎么样,越洋访邓,以及后来的种种努力不管他是为公为私,我觉得这件事,他是有功劳的。

  另一句话,是时不我待,时不再来。一万太久,只争朝夕。邀请邓访问大陆,有关方面都做好了工作,最高领导也同意了,但此事仍未办成,可见在当时办这事的压力是如何的强大。那些反对此事的同志,不知道今天做何感想。回头看看改革中的许多问题,吵来吵去,不知耽误了多少时机。有人说,慢慢来嘛。但是人民等不起,中国等不起。世界不等你。

  在邀请邓丽君访问大陆的事情上,可以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们还会有多少千古恨吗?

  (:冷得像风)

凉菜
电商
绿色生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